快捷搜索:  as

济南刘智远村逼迁调查:从“贿选村长”到“人

济南刘智远村逼迁调查:从“贿选村长”到“人大代表”

市场信息网2016-12-19 17:53:27来源: 人民铁道网评论:0

被挖深沟断路的村民张文水家门口

被泼大粪的村民王传珠家门口

“贿选村长”为历下区人大代表候选人

12月14日,济南,零下4度,一60岁王姓村民电话报料称“村里扒了他家房子,一家人睡在废墟”,“村里扒房子泼大粪赶人走,还在房子周围挖深沟”。

接到报料,调查组连夜赶到济南了解事情真相。

15日,调查组在济南历下区刘智远村一堆房屋废墟上见到了王姓村民夫妇,王传珠和刘庆爱,锅碗瓢盆煤炉子架着,据他们自己称:“家没了,这堆烂砖还是自己的!得守着。”

据王传珠提供的一份山东省人民政府办公厅2009(20号)文件显示,刘智远村属于被拆迁范围,由于政府就拆迁补偿价格一直没有谈拢,因此一直拖到2014年7月才开始拆迁,当年拆迁了大约400户左右,剩下的村民依旧因为价格的问题不肯拆迁,但当时并没有强拆,村委会通过“亲戚套亲戚,关系靠关系”的办法劝拆,一旦劝拆成功就有一定数额奖金奖励,钱由拆迁办等部门发放。用这个办法大概劝拆了200户左右,剩下的400户依然坚守。

同年,在天涯社区,一位名为“咫尺天ya”的网友发帖举报称,刘智远村委以断电断水的方式逼迁一个叫“雅客来”的商务酒店,酒店投资方对强拆方表示强烈抗议,并拿出《济南市房屋拆迁管理办法》指出强拆违法,但无人跟帖理睬。

2015年里,村里一部分村民开始自己搬迁,“周围全是被扒拉掉的房子,白天还好,晚上空荡荡风呼呼响,怪吓人!”一位如今租住在城区的拆迁户这么回答调查组成员。

“2016年初,拆迁办和社会闲散人员开始使坏了!砸汽车玻璃房屋玻璃,卸汽车车牌,屋门口倒渣土,逼迫你走人!”王传珠说。

“2016年夏天,村里变压器被搬走,村民报警,派出所来人后,80多人村民站成人墙,要求通电不许派出所民警离开,后经派出所人协调,变压器送回,恢复通电。”

随后的泼大粪事件刘智远村家喻户晓。

5月21号早晨,王传珠家人发现,堆在家里的门头房里的矿泉水、饮料、棉被、行李箱以及卷闸门上被泼上了大粪,后调监控发现,21日凌晨两点,四名黑衣戴鸭舌帽男子骑摩托车到家门口,提了四桶大粪,其中一人用力拉开卷闸门后,开始往里面浇大粪。

四份视频显示,凌晨2点左右,刺眼的车灯由南至北到达王传珠门口,一男子先用脚奋力踹门,然后用暴力拉开卷闸门,开始用瓢浇粪,后来用粪桶倒,最后把整个粪桶砸进房内,强烈的刺激性气味熏得四黑衣男子快速逃离。泼粪时间持续了大约20秒钟。

早上六点,王传珠到门面房准备开门做生意,老远闻到一股臭味,走近一看,发现房子里一塌糊涂,马上报了警,警察出警后,告诉王传珠说“问问村委”。

这次泼粪让王传珠家损失约为15000元左右,但无人破案无人担责。王传珠一家人用两大塑料桶白酒和大量84消毒液冲洗,整个房屋依然臭气熏天,一直臭了二十多天!

“坏分子私闯民宅泼粪破坏私人财产,典型的刑事案件,派出所为什么不立案?渎职!”王传珠气愤地说。

更让王传珠一家揪心的事儿来了,11月12日凌晨1点,家里400平米的房子被推土机推了。

晚上离开,第二天早上去看,房子成一堆土了,床啊被子啊一些家具全被埋了。为此,王传珠一家上村里要说法,但每个村领导均称“不知道”,“谁拆找谁去”,当王传珠谈到拆迁补偿时,村里干部马上称“这个可以谈嘛”。

就在王传珠正在纠结被偷拆房屋赔偿时,12月12日凌晨2点,王传珠的1000平米的房子又被拆平。于是,王传珠一家开始向媒体报料,并把被子搬到废墟上,和妻子刘庆爱开始守“家”。

废墟上,刘庆爱说。夫妻俩在废墟上睡了三个晚上,每天每人吃三个巴掌大的烙饼。

已经被迫签了赔偿协议的张文水,告诉调查组自己被逼迁的一幕。

张文水和爱人张志娥都有50多岁了,患有心脏病,张文水还做了心脏支架手术,张志娥称他只有“半条命”,回忆起他家被强拆过程,张志娥眼里依然充满了恐惧。

2016年11月10日,下午1点多,张文水一家五口还在房子里,被50多个“东北仔”挟裹着两辆大型机械车包围了。

“前面油锤钉,后面挖机挖,一会儿便在周围挖出五米深五米宽的深沟。一边挖一边用电喇叭震耳欲聋地反复播放事先录好的吆喝:张文水,不要脸!我c你妈!快上村里签字去!”

在挖深沟的时候,轰隆隆油锤车突然调转车身,用约1.5米长50公分宽的锤体在二楼墙面打洞,整个房子随着油锤打洞“梆梆梆梆”的声音抖动起来,吓傻了躲在房子里的老两口,围观的村民大惊失色赶紧逃离,操作员见房子震动厉害也吓住了,打了两个洞后退后把机械熄火。

围观的村民中一人见要闹出人命打了110,“东北仔”关了电喇叭带机械工程车一哄而散。两辆警车赶到,看了一会儿又要走,张文水的女儿秀秀扑通跪倒在一辆牌号为鲁A3298警的警车面前,嘴里嚷嚷道“求求你了别走啊,你走了他们又要挖房子怎么办?”,警察说:我回去汇报,我不能在这儿给你站岗啊!

晚上12点,张文水家被停电停水,屋里屋外漆黑一片,张文水家人打了110,119,120。110警察来了后,张文水跪趴在110民警“铛铛铛铛”地磕了4个响头,口里嚷道“救命呐救命呐”,警察不作声只给他们录像。119武警在门前的深沟上搭桥,将老两口背出,送进停在门口的120救护车里,送进了医院。

12日,张文水的儿子代签了赔偿协议,张文水不同意欲阻止,女儿秀秀说:你要房还是要命?张文水长叹一声,不再作声。晚上,张志娥被要求抱着一个长约40厘米宽约50厘米,上写“自愿拆迁”的小黑板拍照。

很快,距张文水家两百米远的张文水弟弟张文有家也扒了,17日中午调查组成员见到了在废墟上扒拉钢筋的张文有夫妇,张文有妻子称被扒掉的房子有1800平方米,问其为何同意拆迁,称“村上有人说,走不走?不走也挖(沟)”,张文有见势妥协,同意了村里的拆迁补偿协议。

签了补偿协议后,张文有的妻子也被要求抱“自愿拆迁”的小黑板拍照,遭到拒绝。

“我什么时候同意自愿拆迁了?是你们逼我的啊!我不照!抱着小黑板照相那是犯罪分子!我没犯法!”张文有妻子倔强地说道。

就在不远处,村民指着一栋楼房说:“那栋也是,房屋四周也挖了壕沟,壕沟里还放了水,彻底挡住了人的进出!”

这家房屋周围被挖壕沟的房主叫李树贤,电话里,李树贤称自己还没有签赔偿协议,但房子被停水停电,已经没法住了。

在深深的壕沟上面,李树贤回不去寒风呼呼的家门口写着一副残缺对联依稀认得:祥光照门第,春风入门堂。横联:春风得意。

75岁的村民杨学利患有肺心病,平时需要吸氧,有天突然家里电线被捡停电,杨学利昏天黑地找不到氧气瓶,趴在地上摸半天才摸到床边,杨学利连忙搬离。

“太可怕了!老头差点死在里面。”杨学利的儿子杨京圣称逼迁的村里某些干部不择手段,真要人命。

逼迁的阴影一直笼罩在村民心头,见证挖沟现场的村民谢连水正在犹豫要不要搬走,一天手机响起,是村里领导“客气”的声音,谢连水还没等对方开口连声表态:别挖别挖别挖!我走我走。

经过“挖沟行动”,试图坚守的村民溃败,约有16户人家签字同意拆迁。

调查组致电刘智远村村主任谷士茂,谷称对强拆一事毫不知情。调查组又致电该村书记齐红贞,齐书记哑着嗓子说“感冒了,说不出话”,但就在当天,一村民反映说和齐书记谈了20分钟,期间他还抽了一根烟。

据了解,基本上每栋楼房合同上的补偿价格在50万左右,其他再补偿酌情处理。

“周边住宅房价每平方大约在15000元左右,但村民1000平方以上的房屋补偿总共100万左右,2014年4月份,村里开会说每人按47平方回迁,但没有说回迁日期,也没有回签合同。你开发的是商品房要赶老百姓走,我就不愿意!习近平说,政策好不好,要看乡亲们是哭还是笑,你看我笑了吗?”张文有涕泪俱下。

村民称,村南边马上要开发,所以急着要村民搬走。目前整个村只剩下村东北角大约16户,因暂时用不着动工而搁置。

调查组在走访的过程中,接到一份举报刘智远村村主任谷士茂的实名举报信,举报人分别为李纯禄,杨京圣,李纯祥,杨明勇,四人举报称,谷士茂集得资金100万左右,以每票300元贿赂18岁以上有选举权的村民,再加上威逼利诱获得1000多票,举报材料在最后详细地列出23名发钱人的名单,其中有党员3名。收钱的村民有54名,党员4名。

54名得钱的村民中,就有房屋被强拆如今住在废墟上的村民刘庆爱,刘庆爱称,愿意作证证明贿选之事。而村民张志东称“谷士茂在2014年12月21日上午八点亲手塞给他三百元钱,要求选谷士茂为村主任”。而尹庆强,李学海,李学东,李全昌,张伟,杨明新,杨京收,李学国,谷长明等人收受两条价值400元玉溪牌香烟,帮助谷士茂传达“意思”,负责把贿选资金落实送到村民手中。

就这样,谷士茂以2658票当选村主任。

“在刘智远村,贿选成风,只要有钱开路,没文化蛮干瞎干的村民就能当选村领导,有了这样的村领导,对老百姓泼粪挖坑骂娘砸玻璃堵路也就不奇怪了!”

调查组在刘智远村一张公告上看到,就是这般被村民联名举报贿选的谷士茂,竟然是济南市历下区区人大代表的候选人!

村民称齐红贞三个月前开着豪车奥迪a8监督扒房,现在换了辆价值百万以上保时捷卡宴,经核实,齐红贞承认保时捷是他的,但不在他名下。齐红贞尾号为3333的手机号码,目前济南市面上价格3万以上,面对询问,齐口气强硬地答道:“没花钱,怎么着?”

刘智远村拆迁的废墟上,盖上了绿色的防尘网,地上开始又开挖打地基的大土坑。

“这是村各个组又在抢干工地,那些土坑又注入了错综复杂的利益,随着房地产的开发,新的一轮捞金运动又开始了,这是老百姓的集体土地,但现在和老百姓又没有半毛钱关系!”一被强拆的村民说。

刘智远村,距离“济南华山杨玉波杀人事件”发生地17公里,时隔半年,逼迁事件再次发生。

一村民在交流中因为激动声音越来越大:逼急了,我也拿刀。

原文链接:http://www.peoplerail.com/rail/show-460-303365-1.html

编辑:张磊

责任编辑:刘玲敏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